『 军事小说网 』>>> 军事小说列表 >>>只为山河无恙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

第三十章 破釜沉舟

[字数:5206 更新时间:2020/9/13 2:02:00]






“各班押好俘虏,533sb.com:出发!”张排长一声令下,战士们即押着俘虏列队东奔。魏华又是一怔:“咱此行是去拼命,拼命跑,拼命杀,押着俘虏采取行动,岂不累赘?啊,难道排长是想……”刚觉到一点因头儿,只听前面张排长边跑边道:“后面的同志们注意听,咱们边跑便开会!”略顿了一顿,又将声音提高了些,说道:“咱们只有一个排,敌人至少一个营,因此此战不能力敌,只能智取,咱们冒充伪军,混进敌阵中心,直取伪军团长的狗头!同志们有没有信心?”

战士们齐声应道:“有!”这一声回答,人数虽只有三十来人,气势之壮却真似千军万马一般。魏华更近乎声嘶力竭的喊出心中的狂喜和豪气。先前选人报讯之际,他只是见战士们个个视死如归,争相推脱,心感之下这才一时冲动,将活命的机会留给了小河。待得那股激情一过,早在暗暗后悔,尤其是一想到要和小兰生生死别,便只想放声大哭。此刻听了排长的话,虽然只有一线生机,但总算是有了一搏的机会,有了一点盼头儿,与先前白白送死的心情相比,反差之大也无异于死里逃生。

只听张排长又道:“出温井后咱们就扒了伪军的衣服换上,再令俘虏中的美军顾问和伪军营长配合,这样成功的机会还是有的。当然,不用说大家也知道,此事原本冒险,即使能端了对方指挥部,咱也未必能全身而退,但咱们是革命的队伍,顾全大我而牺牲小我,是光荣而伟大的。因此,每一位同志都要做好牺牲的准备!同志们,你们怕不怕?”

战士们齐声高喝:“不怕!”

张排长直到这时才略略松了口气,顿了一顿,又道:“好!现在各班班长和魏华同志来我身边开会。其他同志看好俘虏,一会儿听班长的指示。”待三个班长和魏华来到身边,低声道:“你们四个有什么意见,赶紧提出来。”

石班长想了想道:“排长,我刚才好像听见后面连长他们回来,要不再赶紧叫上别的班?或者路上遇到咱们的人,再拉一些人?”

张排长摇头道:“不,眼下时间最关键,何况咱们是用计混进去,人多了也未必是好事。”

石班长点头道:“嗯,那也对。咱们换了伪军衣服后,战士们都将毛巾系在脖子上,作为识别。另外还得定个暗号,混乱中大声一叫,也可识别敌我。暗号就定为……‘杀死老狐狸’!”

张排长道:“好,就这么着!石班长想得周到。”

胡班长道:“一会儿换了伪军衣服后,除了那个美军顾问和伪军营长之外,其他俘虏怎么办?是押着去还是……”

张排长微一沉吟,眼中闪过一阵杀气,低声道:“一个不留!”

众人听得此言,无不凛然。但反对的话却谁也说不出口。俘虏有好几十人,若押着前去,关键时刻只要有一人叫嚷出来,那便大事去矣,倘若放了,也难保没人泄密,事有轻重缓急,这当儿也顾不得那许多了。只听张排长又道:“有什么责任我担着。哼,老子今天就是要大开杀戒!”众人心中怦怦而跳,魏华却想:“排长有胆有谋,行事果决,当真了不起,这还只是志愿军中一个普通的基层指挥员,怪不得连美军也要被打得屁滚尿流了。我平时自负机灵,事到临头却一筹莫展,真是差得远了,要是哪天我也能达到这水平就好了……”

张排长又向魏华道:“那美军顾问和伪军营长,就交给你了,押着他俩在前面,带着咱们。要是敢不听话,他们的手指脚趾你随便割!”

魏华嘻的一声,笑了出来,说道:“排长,要是这次不死,你打仗的本事可一定要教俺!”张排长微微一怔,道:“什么打仗的本事?”魏华又是一笑,说道:“以后再说吧,希望这次不死!排长,那到时候我就随机应变了,谅那两个脓包也不敢不配合。”他想摆布那两个脓包倒是自己的拿手好戏,至于让他俩如何配合,时间紧迫,现在就不详细说了。张排长哈哈一笑,说道:“成!你小子也不是个省油的灯,相信你,到时随机应变。”

说话之间,已出了温井。张排长下令:“脱俘虏衣服换上!”战士们二话不说,便狂扒众俘虏的衣服。一些较为机灵的俘虏已隐隐感到事态不妙,但在枪口的威慑下,既不敢抗拒,更不敢逃走。其中有些年老糊涂的更被吓坏了,连叫:“别,雅蠛蝶!老汉年纪大了,干这调调可不行……”所谓“雅蠛蝶”,是日语“不要”之意,却是那些在日军统治朝鲜期间学会几句日语的人所发,大概是以前遭受过日军的非人待遇吧,创伤过于深巨,这当儿便顺口叫出“雅蠛蝶”来。

只有魏华不忙扒俘虏的衣服换,他将莱尔斯和宋秉哲拉到一边,冷冷的道:“我们的战士扒俘虏的衣服,你们知道是为什么吗?”用英语和朝语分别向二人说了一遍。

莱尔斯和宋秉哲听了此言,都是一惊,下意识的双手交叉护胸,心想就算不是干那事,这大冷天,没了衣服冻也冻死了。莱尔斯这时已豪气尽丧,只求苟延残喘,留得一条性命,忙道:“中国翻译阁下,我……我……还有一个重要情报没告诉你们。我说了,希望你们……饶了我,给我好的待遇。可……可以吗?”

魏华一怔,这才想起,装备的藏点他还没说,当即刺刀一摆,喝道:“少废话!快说,装备藏在哪里?”

莱尔斯给他吓得直打颤,哪里还敢讨价还价,赶忙说道:“就在刚才出镇时经过的那个小学的操场……操场下面被挖空了,是个大地下室……”魏华不待他说完,当即向张排长叫道:“排长,敌人的装备知道在哪儿啦。要不咱们先去换上敌人的装备?”

张排长微一沉吟间,魏华说道:“就在刚才经过的小学的操场下面。那也费不了多少时间。一来扮伪军扮得更像,二来伪军武器的火力……”张排长大喜,道:“不错!你说的对!”待战士们换好衣服,下令道:”三班留下看着俘虏,一班和二班跟我去取敌人装备!”

要知伪军是全副美式装备,机枪、冲锋枪和手雷就不说了,单是那M1步枪的火力就比战士们的三八大盖和中正式强出十倍不止。M1步枪是半自动八连发步枪,毫无争议是这个时代火力最强的步枪,二战时就曾有美军一个班使用M1步枪压制住德军机枪的战例。而三八大盖却属于手动式老旧步枪,拉一下栓打一颗子弹,不但射速上难堪比拟,而且弹容量只有五发,射程和精度亦与M1步枪相差甚远。虽然换装备后需要适应过程,但武器这东西本来大同小异,美式装备又是出名的操作简单,不少战士在解放战争时也都接触过,相信行军途中必能很快熟悉。因此权衡利弊,花上几分钟换上敌人的装备,绝对应该。

魏华押着莱尔斯和宋秉哲在前带领,张排长率领一班和二班在后跟随。那小学操场面积甚广,地下室的入口是在照壁之后,一条可容两辆卡车并行的甬道斜斜通向地底,入口用两块石板掩盖,与周围地面连成一体,事先不知的话还真不易发现。张排长令一班把守入口,带着二班下去取装备。那甬道好长,直走了数十丈,才来到室中,手电筒一照,战士们情不自禁的发出一声欢呼。

只见这地下室方圆数百丈,算得甚大,顶部呈拱形,数十根大木材作为柱子错落耸立,隔成十几间相互独立的区域,四周壁上和顶部土痕甚新,看来这里原是个大土洞,朝鲜人民军或是伪军屯驻此镇期间,加以扩大修葺,将其建成了地下仓库。这番功夫显然下得不小,想是因为温井战略地位极为重要之故。而此刻这仓库的各个区域内,就堆满了各种各样的武器装备和作战物资。除了汽车和大炮之外,枪械弹药,食品服装,应有尽有,每个区域边上都立有标牌,写明是什么,数量多少。

魏华本来料想,伪军一营留下的装备主要是汽车大炮,轻武器未必有多少。哪知一见之下,轻武器不但应有尽有,而且数量众多,汽车和大炮显然也非只伪军一营无法带走而留下的,大略一瞧数量,这些新武器足可装备一个整营。他一问那美军顾问,不禁哑然失笑。原来咸炳善的二团和伪六师七团此前一路高歌北进,捉到了不少北朝鲜俘虏,军团司令刘载兴意气风发,便起意将这些俘虏和北朝鲜百姓编成一个“仪仗警备营”,饮马鸭绿江后令其抛头露面,庆贺表演,一来炫耀军威,二来更显得大韩民国光辉万丈,感召力强大无比。这想法自是胡闹之极,报上去后被美第八集团军司令沃克一顿臭骂驳回,但此事恰巧被李承晚和麦克阿瑟得知,李承晚老年昏庸又好大喜功,麦克阿瑟更是个特大号装逼犯,两人都觉胜局已定,刘载兴的想法倒也新鲜有趣,再者美国的武器要多少有多少,何吝这区区一个两个营的装备?于是他老李和老麦脑门一拍,大笔一挥:同意!想法很好,装备尽快送到!

魏华得知就里后,若非忙着捡选武器,真要尽情笑上一阵。这哪里是来打仗的,是来搞笑的好吧。不过由此即可想见,敌人从上到下都弥漫着极其严重的轻敌思想,其第一次战役被揍得狼狈后窜,实在一点也不冤。他好不容易才憋住了笑意,但接下来看到一间“宣传、演出、仪仗器材区”时,终于忍不住大笑起来。原来除了国旗、军旗、彩旗条幅以及锣鼓丝竹之外,更有数十条长长的鞭炮盘在十几只铁桶之中。战士们听得笑声,都向他望来。魏华忽然心中一动,叫道:“排长,咱们把这十几桶鞭炮也带去,或许用得上!”

张排长虽不明其意,但还是点头同意,向众人道:“每个班带三挺轻机枪。每名战士除步枪外再拿两把冲锋枪,手雷能带多少带多少!”战士们齐声答应,手雷以及弹夹、弹鼓迅速装满了身上每一处能装下的所在,这时取武器的是一个班,一名战士须带三个人用的,于是三把步枪背在背上,六把冲锋枪跨在胸前,此外又每人提了两只装有鞭炮的铁桶,从甬道中回上,盖好入口,做好伪装,满载而回。

武器分给其他两个班后,战士们尽皆信心大增,热血如沸。张排长悄悄给三班班长下令,杀光俘虏后立即赶上来。魏华见那些俘虏个个惶惧异常,被扒掉衣服的更在寒风中瑟瑟发抖,心中实是大为不忍,但想这就是战争,不是你死就是我亡,讲不得半点仁慈怜悯。他叹了口气,押着莱尔斯和宋秉哲跟在排长身后,跑出几步后,见两人都带着疑惧的眼神向后望去。魏华心念一动,低声向排长道:“排长,待会儿杀俘虏的枪声和惨叫声给这两个脓包听见,只怕要将两人吓死,不利于行事。我看不如带上俘虏,一来可以让他们帮提铁桶,二来咱们可以这么干……”当下快速说了自己的建议。

张排长沉吟不语。魏华心中怦怦而跳,只要排长口中轻轻吐出一个“不”字,几十名俘虏的悲惨命运便即决定。终于,听得排长道:“好!这样虽然更加冒险,但如果成功,倒有机会全身而退。二狗子,咱这次干成什么样儿,就全看你了,别有顾虑,放开了大胆干!”魏华大喜,说道:“排长放心!有太祖保佑,一定成功!”

张排长一愕,道:“什么太祖保佑?”魏华嘻嘻一笑,说道:“排长,我先卖个关子,打完仗后跟大伙儿说。”当下即去安排,让二班押着俘虏跟在后面,威胁众俘虏道:“从现在起,谁都不许开口说一个字!只管听从安排,人人都可活命!现在衣服没被扒掉的,一边跑一边脱掉!”

众俘虏之中除了特别迟钝的,本来都已料定再难活命,没想到对方竟又改变主意,虽然被迫脱去衣服,不由得都后臀一紧,但也无不大喜过望。魏华见有些特别胆小顺从的,脱去外面军装后,便又去脱内衣,忍笑道:“你们性急什么?只脱军装,内衣暂时不用脱。先调整一下心态。”待众俘虏都脱去军装后,便又嘱咐胡班长,带好鞭炮和铁桶,路上感到吃不消,就让俘虏轮流帮提。胡班长心下不解,小声问:“二狗子,你葫芦里卖的什么药?”魏华一笑说道:“马上便知道了。注意看好俘虏,有不听话的,只管开枪!”说完又跑到前面,让莱尔斯和宋秉哲听从安排,积极配合,否则当心枪子不长眼睛。

于是一支总数一百多人、看上去有点稀奇古怪的队伍就狂奔在崎岖的山间小径上,穿山林,越山谷,有时山丘拦路,并无路径,但为了节省时间,也只得强行直线翻过,不大一会,多数战士的小腿肌肤已被荆棘和尖石割得鲜血淋漓。但这还不是最大的难关,每名战士的负重都在百斤上下,再加山路奔跑,更是吃力。胡班长等二班战士每人还外加两只大铁桶,桶中装满鞭炮,自更难当之极。好在众俘虏为了讨好而主动帮提,减了不少压力。

战士们更一边奔跑,一边熟悉新装备的用法,有疑问者随时提出,求助于其他战友。若是在平时沉心静气的研究,这事自然容易,但全力奔跑之际,再分出精神去干别事,更加了一份辛苦。但志愿军战士原本以吃苦耐劳、意志顽强见称,各人心中又都充满了斗志和决心,没用几分钟,所有战士即都通晓了所携新武器的用法,只待接下来破釜沉舟,大干一场。正是:

豪气排云催,

巧谋亦相随。

破釜沉舟志,

视死忽如归!


新博娱乐网上官网最高占成 sun575.com 295msc.com am72.com vns12.com
msc992.com am88.com 682tyc.com sb399.com 933msc.com
582sb.com 215tyc.com rfd7.com msc252.com 68sblive.com
博e百开户优惠 191sb.com 菲律宾申博怎么代理登入 157sb.com sblive7.com